股临天下

【八一建军节散文】爹是一个兵

阅生活 sanbao 620浏览 0评论

1953年1月,爹穿上了军装,离开了黄村。那年,爹26岁。4月,爹跨过鸭绿江,去了朝鲜,成了00五四部队一名抗美援朝的中国军人。

爹是坐着火车去的朝鲜。下了火车,爹和战友们饿疯了,没有饭吃,只有一麻袋一麻袋的花生米。花生米是生的,颗粒很大。有花生米吃就行,无所谓生熟,战士们饿疯了。爹没有吃生花生米,虽然他也饿疯了。爹去找吃的。吃的没找到,爹找到了厨房。几个伙夫正在加紧做饭,爹也加入到了做饭的行列中。爹很会做饭。或许大家太饿了,生花生米吃多了,结果是拉稀,到处拉稀。爹好像知道吃生花生米要拉稀,所以就没有吃。爹做饭很利索,被团长看见了。团长对爹说,去团部做饭吧。于是,爹就成了团部的伙夫。

听见枪炮声,爹心里痒痒。爹想上战场,去打枪,打马克沁重机枪。爹是作为机枪手去朝鲜的。其实,爹不想在伙房,爹就想上战场。爹唯一上战场的机会是给战场打仗的战士送饭,骑着一辆侧三轮摩托车,这是团长特批的。爹想,到了战场就不回去当伙夫了,爹要当机枪手,爹喜欢马克沁机枪,喜欢那种“突突突——突突突”的机枪声。爹做饭行,打机枪行,可是骑摩托车不行。侧三轮翻了,饭桶掉到了沟里,掉到沟里的还有爹。爹没事,爹失去了唯一的一次上战场机会。团长说,安心做饭哇,做好饭,也算立功了。爹不甘心,还想找机会上战场,上战场打马克沁重机枪。爹的梦彻底破灭了,因为7月27日朝、中、美三国在板门店签订了《朝鲜停战协定》。

【八一建军节散文】爹是一个兵

股临天下1957年4月,爹回到了中国,回到了黄村,身份从一名军人变成了一个农民。爹是自己要脱下军装回黄村的,首长们不让爹走,爹不行,因为爷爷。仗打完了,爹再也不能上战场了,爹每天在厨房与锅碗瓢盆打交道,爹觉得很没意思。爹回到了黄村,带着复员证、几张朝鲜照的照片和一顶军帽。军帽一直在我家的柜子里,直到今天。每年爹都要从柜子里拿出军帽看看,一边看一边给他的儿女们讲朝鲜的事情,这是我长大后的事情了。爹回到了黄村,在生产队种地,给家里挣工分,同时,陪伴着爷爷和奶奶。

股临天下爹一直忘不了朝鲜,因为与他一起去朝鲜的一些战友没有回来。爹有时候看着相框里的照片发呆,自言自语地说些什么,似乎在说几个人的名字,我听不懂。我知道,爹忘不了那场战争,忘不了那些吃生花生米拉稀的亲密战友。

爹一直希望他的孩子们有一个能穿上军装走进军营,像他一样成为一个兵。他把这个愿望落在了我身上。我考上了高中,考上了大学。爹什么都没有说,似乎没有什么遗憾和失望,只是更多次地从柜子里拿出那顶军帽看看,反复地看着,看着军帽,看着相框里的照片,看着看着,就流出了眼泪。

股临天下爹是一个兵,一生正直。爹的正直一直影响着我和大哥二哥。

股临天下我很敬重爹,不仅仅因为他是我爹,更因为他是一个兵,一个很正直的兵!

转载请注明:好心情美文网 » http://zqhqpy.wang/life/9119.html

好心情美文网微信公众号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股临天下